斯諾登:無論誰人當上總統 科技公司理應該保護私隱

斯諾登(Edward Snowden) 在早前接受訪問時談到多個話題,由特朗普當選總統到自己的未來等。他表示現時不是要去談論或阻撓誰當上總統,而是要利用科技去保證一個國家的行政權。換句話說,現在需要的是: 不要爭恨而是要去創新。

four-snowden

在最初訪問的時候,斯諾登擔心特朗普將會監測很多的科技基礎設施。他表示:「我們應該注意避免投放太多的信心或恐懼於科技之上。我們從來不是由選舉中領導上的改變,從政策上的改變,從權力的方式上改變我們一直採用的系統。所以,我們現在不是要思考如何去跟特朗普對抗,相反,是如何在現今的管轄下設法去保障自身的權利?」所以,人如果想改變的話其實是需要靠自己。

接下來,斯諾登亦談到一些主要依賴網上溝通平台的企業的利與弊。斯諾登稱如何去觀察一間企業最主要是看他們有否當自己(顧客) 為一個公司內最主要的一份子。顯然,這類的企業並非Google或Facebook。

「所有在Google 內輸入的東西全都會被永久紀錄。」斯諾登說。其實,在 “Signal”的事件中,市民戰勝了政府,令他們去重新審視用家的資料。因為”Signal”是點對點加密的,就算是電話號碼、帳戶開啟日期、最後上線時間都難以洩漏。

「最好的方法就是去進行抵禦。在商業的角度來說,簡單而言就是停止收取一些不重要的資訊。」由此不少公司擔心特朗普在接下來的時間成為總統後會加強美國在使用監控設備的權利和法律的地位,斯諾登的言論一出令不小的公司與他合作並打算在特朗普就職典禮的時候提出抗議。至於加密和雙重認證這兩方面,斯諾登只有很小的意見。

同時,他亦淡化了特朗普與普京之間會否改變對他的庇護權利的想法。
「我不害怕。」斯諾登說。「如果特朗普試圖處理我的庇護問題,這將會是一個瘋狂的想法。俄羅斯總統早前已公開表示他們認為我是一名人權捍衛者,不管我是否去理會對俄羅斯的政治問題也會對我進行庇護。他們說,俄羅斯不是一個會引渡人權罪犯國家」。

接著,斯諾登也談到對於自己在未來的想法。

「加密能夠保障你於網上電話內的談論內容、信息不被洩漏,亦能夠保障沒有人可以看到你的照片。但無可否認其實打電話、傳送相片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就算沒有法院的許可,這些數據其實會很輕易被獲取。」斯諾登說。
所以,他的建議是: 「我們必須找到一種方法,不但可以保護通信的內容,更能掩蓋所有的通信紀錄。所以,雙方通話的時候,絕大多數的人理應不知道。」

斯諾登若有所思地說: 「訂立目標其實是一個開始。但問題是信息是如何通過射頻廣播的這一點仍然受到質疑。」
更大的問題是,我們仍需要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

「私隱其實是一個人權利的基礎。但是,對於大部份人來說,私隱其實不太重要,特別是一些擁有權力的人。」斯諾登說。

「但是,如果你是小數的一羣認為自己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沒有什麼好怕的話,這與不關心言論自由其實完全沒有分別。這是一個反社會的說法。」斯諾登補充。

為了保護這個權利,斯諾登認為實行私隱這個概念不應該通過立法去實踐,而是用科技去實踐。

「當法律失敗的時候,我們便會發現單單靠法律去保障我們的私隱是完全不足夠。其實法律只是最基本去保障我們去支持科技,企業,團體和個人去執行我們的權利。」斯諾登打個比喻說; 「我們可以通過科學,數學,科技去令到政府尊重我們的權利。因為利用軍力,暴力往往解決不能夠去解決一個數學問題。」

雖然斯諾登盡量避免談及特朗普總統的問題,但是在最後的一個問題中他還是提及了一點他的看法。

「儘管美國面臨挑戰,政府的改變,總統提出了一些令人擔憂的聲明;但是,我相信美國仍然會比以往更加好。」斯諾登期望。

「這個(特朗普總統當選)一事可能會成為美國的黑歷史,但美國的歷史尚未完結。只要我們同心協力,我們必定能夠比以往做得更好。」

引用來源: techcrunch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限制時效已用盡。請重新載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