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拒絕 Uber 的「善意撥款」之後, Black Girl Code 反而獲得更多的捐款了

這個世代要做善事也不容易了嗎?早前 Uber 打算撥款 $125,000 美金給 Black Girl Code 這個編程團體,但他們的 CEO Kimberly Bryant 因為各種理由拒絕了 Uber 的錢,後來他們在網上集資,反而得到更多的錢,這真是相當諷刺啊!

每次談論起 Uber 總是提他們不斷的醜聞,或是各種職場的控訴,不然就是前 CEO 與投資者的爭議,事實上他們亦希望做一點好事挽回企業形象。在上星期 Uber 提出向 Black Girls Code 提供 $125,000 的撥款,幫助這個團體,並支持女孩子學編程,但因為種種原因 BGC 的 CEO 抗絕了這筆錢。

後來這新聞亦在網上得到極多迥響,令科技、工程界人物不斷向 BGC 捐款,其中一個就是 Communication Desgn 的 Kristy Tillman 就個人捐了 $1,000 美金,而根據 Kimberly Bryant 的說法,現在已經超過 $154,000 美金,遠超過 Uber 提供的金額了!

因為他們仍未進行最後點算,所以實際收到的金額有機會比這數字多 $10,000 至 $30,000,而這些錢將會用於未來的 Black Girls Code 計劃,他們為年輕的黑人女孩提供更多學習編程的機會,包括舉行 Workshops 、Hackathons 與夏令營。

 

事實上 Uber 公佈將會撥款 $1,200 萬美金到 Girls Who Code 這個團隊,但更深入的問題 Bryant 提到這是關於他們的企業文化問題,畢竟他們早前出現的職場性騷擾事件,與 Waymo 的訴訟與隱藏在程式背後的 Greyball 監控軟件都令他們大大失分,連他們的新 CEO 亦提出公司需要全面改變,並於三年內進行上市。

Uber 面對的事情還是很多的,要改變他們的形象,並不是撥一筆小錢給女性編程團隊就能做到。也許,他們應該先從服務質素著手吧?

引用來源:TechCrunch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限制時效已用盡。請重新載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