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封鎖了加密通訊應用來應付全國的抗議活動

過去六天,市民們走上了伊朗的大街小巷,抗議政府的壓迫和物價的上漲。根據該國的視頻廣播顯示,示威者與防暴警察之間的衝突日益激烈,自抗議開始以來,估計有多達21人死亡。但是,一場另類的戰鬥也在網上展開,抗爭者尋求安全的渠道,而在那裹他們則可以擺脫政府的干涉。

甚至在抗議之前,伊朗政府封鎖了大部分的互聯網,包括YouTube,Facebook以及任何可能用於規避當地網絡的VPN程式。 政府通過國家最高數據中心的集中審查和當地互聯網服務提供商(ISP)的干預來強制執行,以實行更具體的命令。 最終的結果是出現了一個偶然的系統,仍然可能產生政府視為威脅—即是任何能夠產生毀滅性影響的服務。



多年來,伊朗最受歡迎的加密通訊軟件是Telegram。雖然一些密碼學家批評了Telegram的自製密碼學,但是當地的伊朗用戶更關心該應用程序的獨立性,尤其是比較不受美國干預。(該應用程序的核心開發團隊位於俄羅斯,使其不太容易受到美國政府的干預)。該應用程序的大量群體聊天證明了它是受歡迎的,而政府針對個人用戶,有時會通過截獲發送到使用者電話號碼的帳戶重置消息來侵帳戶

隨著抗議愈演愈烈,Telegram已成為組織者的工具和政權的目標。上週六,Telegram以違反服務政策—反對呼籲暴力的原因暫停了受歡迎的Amad新聞頻道。其中一個對話是Iran’s Minister of Technology公開建議抗爭者用燃燒瓶攻擊警察。根據Telegram創始人Pavel Durov的說法,政府還要求暫停其他一些沒有違反暴力政策的渠道。當Telegram拒絕時,政府就在全國暫停了該應用程式的使用。接著,政府也禁止了Instagram,政府堅稱這兩個禁令是暫時的,一旦抗議聲浪平息就會解除。

其中一個替代方案是Signal,它提供了類似的群聊功能和更強大的加密功能 – 但是Signal在伊朗被封鎖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該應用程序依靠Google AppEngine通過一個名為“domain fronting”的過程來掩蓋其流量。結果是,在被Google大量的流量包圍的情況下很難檢測到Signal流量,但這也意味著Google何時不可用,Signal也隨之無法使用。

與此同時,Google似乎已經阻止伊朗使用AppEngine來遵守美國的制裁。經過多年的外交壓力,美國公司在出口到伊朗的任何技術方面都面臨嚴峻的法規限制,而這些規則如何延伸到像AppEngine這樣的雲端服務通常是不明確的。儘管如此,Collin Anderson等研究人員表示,如果公司想要的話,Google可以在伊朗找到一個白名單,而Google則拒絕發表評論。

儘管如此,這些阻礙仍然讓組織者陷入困境,沒有明確的方式來協調各組織之間的活動,因為這些活動經常發展成到數十萬人。而WhatsApp在國內仍然可用,雖然在過去亦曾經提出過禁止服務

資料來源: THE VERG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限制時效已用盡。請重新載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