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讀心術或可成真?神經科學家解釋了 fMRI 讀心的局限性和可能性

你相信「讀心術」嗎?又有考慮過在科學上分析人類大腦的可能性嗎?這是科學家一直想研究的事情,也有不少實驗製作出「腦波控制系統」。而 fMRI 就是一個研究大腦皮層,從而分析大腦運作方式的一個方法。早前有神經科學家解釋了 fMRI 的可能性以及一些局限。

透過磁力共振成像了解人類想法

2007年,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題為「這是你的政治大腦(This is Your Brain on Politics)」的專欄文章。作者對搖擺選民的大腦進行了核磁共振成像,並利用這些信息解釋了選民對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和巴拉克·奧巴馬的看法。

「當我讀到這篇文章的時候,我不禁想到我們可以從大腦想像技術中學到什麼。」來自斯坦福大學的神經科學家 Russell Poldrack寫道。

自 2007 年,有一些論文表明你可以解碼人們的意圖,比如他們是否會在接下來的幾秒鐘內添加或刪除數字,這似乎是真正有意識的認知。也許那是大腦閱讀真正進入意識的時候。

這是目前觀察人類大腦的最佳方式。雖然它能做到的十分有限的,因為它並不會直接測量神經元,而測量血液流量。但是如果你想研究人類的大腦而不想損害其功能,這個比其他方式都更好一點。

fMRI 有哪些技術挑戰?

fMRI 出來的大腦數據非常複雜,需要大量處理才能從 MRI 掃描儀科學論文中發表的內容,舉例來說,每個人類的大腦都略有不同,我們必須將它們全部組合在一起才能使它們匹配。

統計分析非常複雜,在 fMRI 世界中存在一系列關於如何使用和解釋和誤解統計數據的爭議。科學家都做了很多測試,以確保我們不會因為統計數據而愚弄自己。

至少 fMRI 是否具有普遍性,我們應否將 fMRI 推論到其他人身上?答案是這取決於你想要概括的性質。我們可以概括大規模、整體的事情,例如幾乎每個健康的成年人都會在大腦後部進行視覺處理。但是有很多關於細節就因人而異,例如看到的東西的粗粒度、平滑度。

在解釋神經科學最常見的謬誤是反向推理

在解釋神經科學結果時,反向推理是最常見的謬誤。反向推理是指在某些大腦區域存在活動從而知道該人的心理經歷。例如,有一個叫做腹側紋狀體的大腦區域。如果你收到任何形式的獎勵,比如金錢,食物或毒品,那麼大腦的這一部分就會有更大的活動。

問題是,如果我們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但我們看到大腦那部分的活動,我們應該多大程度上決定該人必須經歷獎勵?如果獎勵是導致這種活動的唯一因素,我們可以非常肯定。但是,大腦中並沒有任何一部分與特定的心理狀態具有這種一對一的關係。因此,您無法從特定區域的活動中推斷出某人實際遇到的情況。

你不能說「我們在腦島上看到了一大堆活動,所以這個人正在經歷愛情。」正確的解釋就像是由於我們做了某件事,這是導致腦島活動的因素之一。

但我們也知道,有統計學和機器學習的工具可以讓人們量化你從其他東西量化某些東西的程度。使用統計分析,你可以說,「我們可以根據整個大腦的活動,以64%的準確度推斷這個人是否正在經歷X。」

市場上的神經分析是否可靠?

雖然目前已經有人正試圖出售神經營銷技術,但它尚未經過全面測試。沒有太多廣泛的證據表明它有效。最近有一些研究表明你可以使用神經影像來提高判斷廣告效果的能力。但我們還不知道它有多強大。

目前透過大腦成像解碼的能力極度有限,由於收集到的數據十分嘈雜,即使有成像並不能夠以完美的準確度解碼。

什麼時候可以透過成像讀心?

這將取決於你想要推斷的內容,有些事情更容易,但如果你正在談論對任何一種精神狀態進行反向推理的整體能力,目前的大腦想像工具並不能做到這一點。

fMRI 在能夠將大腦活動視為我們可能需要的水平的能力方面存在根本性的限制。這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其中一個解決方法是開發更好的統計模型。最終,fMRI是進入生物學的有限窗口,沒有更好的人類大腦功能的渠道。

TechApple.com 編輯部

堅持製作專業科技內容,全員擁有多種不同技術知識的特異科技媒體團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限制時效已用盡。請重新載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