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農場檢查器」是如何開發的?專訪群眾外包平台 Collaction

我們每日都有機會在網上接觸到良莠不齊的資訊,而其中一個惡名昭彰的產品就是內容農場 (Content Farm) 。利用演算法、社交媒體傳播、工廠式生產文章,成為傳統媒體的大敵,亦影響著不少人的價值認知。在 PC 我們可以靠 Chrome extention 去阻截這一類資訊,而 Android 平台近期亦出現了一個名為「內容農場檢查器 Bete」的 App。

原來這是由香港 Crowdsourcing 平台 Collaction 團隊開發,而從研發到上架只花了 18 小時。TechApple 早前專訪他們的兩位成員 Himphen 與 Nelson ,了解更多平台背後的理念。

認識 Collaction : 群眾外包 x 社會創新平台

在認識「內容農場檢查器」之前,我們先了解他們的開發者 Collaction 團隊。

他們是香港的一個 Crowdsourcing (群眾外包)平台,從 2014 年 2 月成立,當時創辨人 Himphen 與 Nelson 仍是學生,在參觀一些創業比賽的過程中發現社會上有很多念頭,亦相當多人想到對社會有益的概念,只不過因為缺乏資源、宣傳的機會而被迫放棄,所以成立了 Collaction 平台。

Collaction 的名字是由 Collecting Resource 與 Take Action 兩個字組成,他們希望大眾把項目放上平台,然後集合一群人去解決社會問題,Himphen 提到這是與 Github 的既念同出一轍,都是利用眾群的力量完成項目。

與香港流行講的 CrowdFunding 不同的是,他們希望大眾並非以「錢」為重心去支持 Social Innovator ,平台最終的理念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他們認為以聚眾參與的方式去推動計劃除了對社會有利益,亦是一個社會凝聚的過程。

他們提到台灣的一個 Crowdsourcing 組職「零時政府」,這個從 2012 年起成立的社群致力於公民運動,甚至在後期令不同界別的人參與平台,Collaction 在科技計劃以外亦有不少社會向計劃,達到他們「社會創新 x 群眾外包」的目標。

內容農場檢查器 Beta 由創作至上架只花 18 小時

重視社群的同時,Collaction  亦重視網上 Filter Bubble 的現像,有時群眾停留在 Facebook 的同溫層或是主流媒體,但當「社會創新」並非一個主流的時侯,想找到相應內容亦無從入手,這亦是他們成立平台的原因。

但他們開發 Android 平台的「內容農場檢查器」並非基於媒體責任、資訊傳播,而是從開發自家產品 Snappy 的 Chrome Extention 開始。當時他們需要學習開發 Chrome Extention 的方式,結果找到了 Benlau 在 Github 上的 Content Farm Blocker ,從而意識到可以把這個理念擴展至沒有 Chrome Extension 的 Android 手機上。

Himphen 提到從開發到 Google Play Store 上架只花了 18 個小時,實際上開發只花了 4~5 個小時,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 Side Project 。

「內容農場檢查器」的概念很簡單,它在用家打開瀏覽器之前先檢查網域名稱,當網站是內容農場就會彈出警示,希望提高用家對內容農場的意識,然這種簡單的方式亦有一定限制:比如無法阻截 Facebook 的 Instant Article 、Apps 內瀏覽器,同樣的理念亦無法應用於 iOS 當中,故此暫時只有 Android 版本。

從推到至 4 月中,大約有 5000 個下載量,他們強調在零推廣成本之下是相當令人滿意的,而 App 內的功能亦將會更新並提高穩定性,直到它的功能令人滿意為止,當然每個月的維護與更新也在他們的目標。

由用家決定工具價值 把程式碼開放給世界

「內容農場檢查器」實際上面對一個尷尬的問題:究竟什麼網站應該被列入「內容農場」?在開發出工具之後 Himphen 與 Nelson 不打算為「內容農場」下一個定義,反而把把 App 的程式碼 Open Source ,任何開發者可以自己打造一套自己的「內容農場檢查器」。

Himphen 強調「社會創新」是需要多方面參與,而他開發 App 的目的並不是打造自己的「一言堂」,把自己不喜歡的網站封截,反而希望大家提供不同意見去促成更好的產品誕生;他們提到在 App 推出之後一直收到各方反響,認為需要把某些媒體加入名單,又或者是加入黑名單/白名單功能,在往後的版本都將考慮加入。

被問到開放程式碼會否擔心有人濫用工具,他們表示這也是創新的一個環節:「如果有人能夠以我的 App 賺錢,或是開發出不同的用途,我也可以仿效他的做法,會選擇開源是希望有更多人可以參與在其中。」就像「內容農場檢查器」中封截的來源,也是網上整合的一個列表,畢竟沒有前人工作留下的資源,在創新時更顯吃力。

在科技以外:Collaction 希望帶起「社區共融」

Collaction 是一個網上平台,但在科技以外亦發起不少社會活動,例如以社區共融為主題的「童心共享 2017 」,就是第三年的「童心共享」活動,他們希望透過探訪長者和舉辦換物會讓小朋友實踐「共享」理念,而今次活動的目標是重建後的蘇屋邨,目的是藉著活動建立社區連繫。

活動將會在 5 月 7 日開始進行第一次探訪,亦會在 7 月 2 日進行換物會,與一般的社區活動不同的是 Collaction 雖然是活動的發起人,亦與不同的社企合作(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深中樂teen會、救世軍)但強調每一個人,每一個組織的地位都是平等的,沒有一個所謂的「主辨機構」,這更切合一個由下而上的「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 理念。

圖片來源:Collaction 網站 

TechApple 編輯部:媒體與演算法角力的年代與反動

「媒體應該為大眾提供真實、有用的內容,而不是主力與演算法角力」在訪談期間聽到 Himphen 這句說話,作為傳媒業界的一部份,TechApple 的編輯真的相當有感覺;「內容農場」絕對媒體的一個惡夢,在強調演算法操作、社交傳播的年代,花大量時間打造內容似乎不附合成本效益,亦並非網站最賺錢的方案。

同時我們留意到「內容農場」雖然傳播廣泛,但亦開始出現反動,這次 Collaction 推出的「內容農場檢查器」就是一個例子,另外在網上亦有一些自發的 Facebook Page 反對某些失實的媒體報導,慶幸社會上仍有重視內容的讀者。

然而他們亦提到,社會問題只靠幾個人的力量能解決的問題,就像「內容農場」這個事例,它影響著每一個人,但每一個人都有同樣的能力去阻截內容農場,即使效用未能立竿見影,但付出過的亦為後來者留下資源,促進社會發展。

對於香港這個社會有 Collaction 團隊和一些有心人肯改變社會,我們還是高興的。

4 thoughts on “「內容農場檢查器」是如何開發的?專訪群眾外包平台 Collacti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限制時效已用盡。請重新載入驗證碼。